首頁>>茶文化>>內容
茶文化
一片茶葉的告白
——利川紅的制作故事
發布日期:2018-09-05 浏覽次數: 字號:[ 大 中 小 ]

邱建紅認真檢查制茶車間的茶葉品質。

邱建紅認真檢查制茶車間的茶葉品質。

利川紅。

利川紅。

精益求精,在傳承中創新

5月23日清晨,從利川城出發,沿著蜿蜒崎岖的盤山公路,經過1個多小時的車程,這才見到籠罩在雲霧之中的毛壩鎮。

飛強公司首席制茶師邱建紅早已在廠裏備好茶,等候記者的到來。

“先品嘗一下我做的茶。”一杯現泡紅茶遞到記者面前。

飲下這一杯濃厚鮮醇的茶湯,只覺濃郁的茶香長久存留于口鼻間,回甘的清甜從胃部向全身蔓延。

這樣一杯香茗的秘密就在制茶車間裏。

“好香啊!”記者不禁感歎。

邱建紅面帶微笑,是他和他的團隊讓這一片片神奇的樹葉香飄全國。

車間內,七八名制茶工人正在忙碌地工作。

萎凋、揉撚、發酵、烘幹,各個生産環節有條不紊,一片片茶葉通過30多個小時的加工,變成了清香四溢的座上佳品。

“在特制的萎凋槽內萎凋6個半小時;小機械揉撚1小時;發酵8個小時;毛火烘幹15分鍾,攤涼兩小時,再烘10分鍾,攤涼,低溫烘烤半小時;然後是精選後提香,在這個環節上,要把低溫提香的次數增加爲4遍,以達到香氣濃烈的效果。”邱建紅脫口而出的利川紅的制作過程,卻是經曆了無數的日日夜夜,才總結出來的。

車間內,邱建紅習慣性地捧起一捧茶葉,觀察茶葉的成色後,湊到鼻前聞了聞。“不錯!”他對這批茶葉的品質十分滿意。

如今,飛強茶業的訂單是去年同期的3倍,但是利川紅的品質絲毫沒有下降。邱建紅和他所在團隊精益求精的精神,保證了利川紅的醇香。

朱江康和廖偉跟著邱建紅做利川紅已有了七八年時間。作爲一線生産工人,如今飛強茶業的訂單量不斷增加,對他們是巨大的挑戰,幾乎每天都要工作20個小時左右。爲了讓利川紅的品質如一,累了,他們在車間倒頭就睡;醒了,又繼續幹活,保證每一個生産環節都不會出現差錯。

正是邱建紅和他團隊對待制茶工藝的這份認真和執著,讓利川紅“紅”遍全國。

茶,一片綠葉,當與人類邂逅之後,它走過漫長的旅途,最終上升爲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之一。

利川産茶曆史悠久,19世紀中葉,利川茶農開始爲英資買辦商人加工出口紅茶,1876年隨著宜昌被列爲對外通商口岸,利川毛壩成爲出口宜紅工夫紅茶的核心産區之一。1951年,利川被國家列爲宜紅工夫紅茶的主要産區,至今,利川紅茶已有170多年生産加工曆史。

利川紅,是紅茶中的佼佼者,享有盛譽,以“香高、味醇、形美、色豔、冷後渾”五絕馳名。

那小小的一片嫩葉是如何經過複雜的工序和手藝焙制成清香四溢的座上佳品?記者在利川市毛壩鎮飛強茶業公司的廠房裏找到了答案。

回歸自然,做原汁原味的“自己”

從利川工夫宜紅到如今的利川紅,邱建紅在不斷探索中,最終做出了香、甜、滑、自然味的“冷後渾”。

從2009年開始,邱建紅帶領公司科研人員,從“冷後渾”茶樹的生物學特性及栽培環境開始研究,並采回鮮葉進行反複加工試驗。

一遍遍實驗,一遍遍探索,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在人稱中國茶界“奧運會”的“中茶杯”全國評比中,“天賜冷後渾”利川紅捧回特等獎。

利川紅捧回大獎的同時,飛強茶業董事長卓萬凱和邱建紅仍然在苦苦探索:這樣做出的“冷後渾”是不是最好的味道?

“當時,我融合了宜紅、滇紅、祁紅等多種紅茶工藝在裏面,甚至加入了綠茶的獨特工藝。”邱建紅說,當時在制茶的過程中,自己不斷學習和模仿其他紅茶的優良工藝,口感雖然不錯,但卻沒有屬于自己的獨特味道。

産品有一絲大紅袍的感覺,有幾縷金駿眉的滋味,市場反應雖然不錯,但邱建紅總覺得還差點什麽。“具體差點什麽,我卻說不上。”邱建紅似乎遇到了瓶頸。

十字路口,2015年廈門茶博會上,西南大學教授劉勤晉的一堂課讓他醍醐灌頂。

“在劉勤晉的在這堂課上,他介紹說茶葉的香氣分爲品種香、地域香、工藝香,爲了追求這些香氣制茶工藝不能一概而論,不能一味追求和模仿。茶葉就和人一樣,有屬于自己的個性,制茶工藝要回歸自然,做出自然味。”這些話一下子就擊中了邱建紅的心靈。

是呀!越是自然的,越是原汁原味的。要想擦亮品牌,就要做出原汁原味的“自己”。

利川有170年制茶曆史,當地特色品種“冷後渾”更是優質茶樹中的“獨一份”。

一場“做回自己”的工藝仗悄然打響。萎凋、揉撚、發酵、幹燥。每道工序中,溫度、濕度精心調控,機械、手工巧妙搭配,傳統、現代有機融合。曆經數百次試驗改良,星鬥山優良茶種的特質和效能一步步走向最大化。

新品上市,一鳴驚人。精制加工後的“冷後渾”利川紅,外形條索緊結細小如眉,苗秀顯毫,色澤烏潤;茶葉香氣清香持久;茶葉湯色和葉底顔色紅豔明亮,口感鮮醇酣厚,以其特有的馨香、甜潤、滑爽和綿長的回甘備受好評。

兩次改良,從一片普通樹葉到一份國事用茶

“老邱有真正的工匠精神!”談起邱建紅,卓萬凱對他滿是佩服,沒有兩人的執著,就沒有如今的“利川紅”。

在2011年以前,飛強茶業一直做的是出口茶,走的是低端路線。隨著外部市場的變化,出口茶生意越來越難做。

“必須要做高端茶,走品牌路線!”危急關頭,卓萬凱和邱建紅決定嘗試做高端品牌紅茶。

說得容易,做起來卻是十分困難。幾乎沒有高端茶制作工藝的飛強茶業必須要自主創新做出一款全新的“利川紅”,而這個重擔壓在了邱建紅的身上。

邱建紅潛心鑽研高檔紅茶開發。而在這幾年的高端茶制作過程中,對制茶工藝的兩次重要改良成就了如今的“利川紅”。

第一次改良是在2013年。

傳統的利川工夫紅茶的發酵時間是6個小時左右,邱建紅一直謹遵這個原則。但有一天,邱建紅因爲有事耽誤,整整發酵了8個小時。

沒想到,發酵時間的變化帶來了完全不一樣的口感,喝進口中的紅茶似乎變得更加香甜、滑爽。這一意外收獲,讓邱建紅興奮不已,他接連做了幾次實驗,發現和以往相比,發酵時間的變化讓口感有了大幅提升。從那以後,邱建紅改良了發酵時間,茶葉品質得到了飛速提升。

第二次是在今年3月28日。

經過第一次改良,利川紅的口感有了提升,但他總覺得喝起來似乎還有點苦味。從2016年開始,他就重新跟蹤制茶的每一個環節,想要找到改進的方法,但一直沒有結果。今年3月,他對茶葉烘幹時間和溫度做了調整。沒想到這一變化收到了奇效。

3月28日,經過對烘幹時間和烘幹溫度的多次試驗後,他從烘幹設備中取出茶葉,再次迫不及待用水沖泡一杯。“好甜、好滑!”邱建紅脫口而出。苦味沒有了,茶葉品質又有了質的飛躍!

這兩次改良看似十分簡單,其實源于邱建華對制茶工藝的不斷追求,是邱建華的匠人精神,成就了一份好茶。

“堅持、用心、信仰!”邱建紅說這是他對利川紅品質的孜孜不倦的追求。正是這份追求,讓利川紅從一片普通樹葉成爲一份國事用茶。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